书店经营》让奇蹟发生的书店职人:日剧与小说中的书店店员
时间:2020-06-16 出处:Z卫生活
摄影:吴致良▇书店店员化身故事主角儘管同样面临阅读人口下降的危机,日本仍然是东亚地区阅读习惯最普遍的国家,长年以来,也一直都有以书店或编辑为题材的小说或漫画作品。近年话题最盛的莫过于《重版出来》(松田奈绪子原着),以漫画杂誌《Vibes》编辑部为中心,展开创作者、出版人与书店店员的各种奋斗。在此之前
书店经营》让奇蹟发生的书店职人:日剧与小说中的书店店员

摄影:吴致良

书店店员化身故事主角

儘管同样面临阅读人口下降的危机,日本仍然是东亚地区阅读习惯最普遍的国家,长年以来,也一直都有以书店或编辑为题材的小说或漫画作品。近年话题最盛的莫过于《重版出来》(松田奈绪子原着),以漫画杂誌《Vibes》编辑部为中心,展开创作者、出版人与书店店员的各种奋斗。

在此之前,也有以充满历史谜团的古书店作为设定的系列作品《东京下町古书店》(小路幸也原着),不仅让人一窥日本古书市场及二战历史,还兼具解谜及温馨家庭剧的乐趣。仅有3集的漫画《暴坊书店小姐》,则是身兼漫画家与书店店员的作者久世番子(是斜槓青年来着)的书店工作辛酸史。碧野圭的《书店女子》幻想成分就多了一点,不仅资深和资浅店员明争暗斗(上书就累死了为何有时间做这种事),和出版社业务间各式各样的恋爱纠葛,也不禁让我们狐疑自己的职涯是否错过了什幺(?)。

还有非常非常多的作品,如日剧《古书堂事件手帖》(三上延原着),小说如三萩千夜的《神居书店》、八木泽里志的《在森崎书店的日子》、北村薰的《夜蝉》、《朝雾》、宫部美幸的《寂寞猎人》等等,不胜枚举。

日书店工作的异

小说《樱风堂书店奇蹟物语》的作者村山早纪,自述是个喜欢拜访书店、与店员聊天的作者。她在书中细腻地描述日本书店的工作环节:

每天都有多到措手不及的新书送达,可是书店摆放书籍的地方,无论平台还书架都空间有限。想要放上新书,相对地就须透过经销商把某本书归还出版社。在银河堂文库区里,负责拣选的就是一整。该留下哪本书,该退回哪本书⋯⋯书架就在这段重複中逐渐改变。从这个角度来看,银河堂书店本身形同在一整的手下逐渐改变。在书市不景气,天天都有书店歇业的时代,这是令人戒慎恐惧的重责大任……

相较全书瀰漫的浪漫梦幻氛围,这样平铺直叙说出书店工作的核心,对我而言十分引人入胜。虽然日本和台湾的书店运作有许多不同之处,但「基本功」却是一模一样的。




《樱风堂书店奇蹟物语》于读字书店的特陈(吴致良摄)

不过,不同的书店会有不同的作业流程。书中主要描绘的「银河堂」,是一间座落在老牌百货公司里的老牌书店。书籍的排列方式应该如纪伊国屋或淳久堂般,分成文库、新书、文艺等类别。相较于台湾书店里充满创意的书柜,日本大部分的书店还是以老派的方式陈列。在看似大同小异的书柜上做出变化,想必得花上不少心思。

书中另一个有趣之处,是不同的店员有各自的特色,如主角是文库区的店员月原一整,他能在茫茫书海中找到宝藏;店长柳田六朗太在业界则是风云人物;文学区的三神渚砂更是「王牌级」店员,拥有自己的广播节目等等。

这样的剧情安排,反映出日本对「职人」身分的注重。在日本杂誌的相关专题中,时常可见书店工作者以个人名义发表意见或接受访谈。日本书店的大奖「本屋大赏」是标榜跨通路、全方位,以书店店员角度票选的出版奖项,更是早已行之有年。相较之下,台湾通常是独立书店的店主各自活跃,而连锁及综合书店则仍以整体品牌经营为优先。




吉井忍的《东京本屋纪事》也记录了许多书店店员的销售诀窍(翻摄自《东京本屋纪事》)

▇在补书条上,写下客人特徵

只要曾经在日本逛过书店,不难发现无论规模大小,店内都充满着各式各样的自製文宣。

就如之前策展文章(参〈策展,展现书店自我的灵魂〉)中提到,台湾书店大部分使用印刷输出文宣,手写文宣顶多是明信片大小的介绍卡。日本书店店员的美劳魂则超级惊人,有时候遇上重点书,出版社还会举行书店间的特陈竞赛,浮夸程度简直让人瞠目结舌。《樱风堂书店奇蹟物语》里对文宣製作有相当篇幅的描述,《重版出来》里也出现为了推荐漫画,全国书店联合特陈的热血桥段。




日本书店中,总是可以看见许多自製文宣(沈如莹提供)

在日常进退货及销售流程上,日本书店店员的祕密武器是注文卡(日文为「注文カード」或「売上スリップ」,即补书条)。虽然现在大部分书店都引进POS系统,可以直接从报表看到销售状况和进行后续订货,但是这张夹在杂誌或书里的小纸条,对许多店员来说仍是不可或缺的工具。之前曾经读过一本由许多店员执笔的文集《书店员の仕事》(书店店员的工作,NR出版会出版),封面就是一张注文单,可见其举足轻重的地位。




右图为注文卡(沈如莹提供)

以往日本书店在将书本贩售给读者时,一定会将这张纸条抽出,作为补书的凭据(过去台湾应该也曾有过类似的做法),据说用功的书店店员会在纸条上记下是什幺样的客人购买了这本书,或是「买了这本书的人,也买了⋯⋯」。由于书的品项极其繁多,且难以归纳销售规则,日复一日亲笔写下的纪录,想必是任何强大系统都无法替代的宝贵资产。

每一次将书交到读者手上,都是一次小小的奇蹟

对于书店日常的描述,常常回归到一件事:在书海茫茫中,找出读者需要的那一本,无论多不起眼,只要送到需要的人手上,它都会闪耀自己的光芒。只要书店存在一天,店员职人的不同努力,就是让这些小小的奇蹟不断发生。

无论是台湾、日本或是世界上任何一个角落,这些奇蹟都是由平凡无奇的日常堆叠而成的。日本NHK电视台的节目《纪实72小时》,曾于2014年採访东京新宿的纪伊国屋书店72小时,剪辑成〈大型书店・漫步书林〉,从每一天迎来200种新书开始,藉由随机访问读者,串连起动人的阅读风景与人生故事。儘管时空相异,只要想到自己的工作可能为陌生人带来力量,就是奇蹟发生的时刻。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