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思觉失调患者成为咖啡店员,首先得找到「时间」
时间:2020-07-09 出处:H懂生活
在市疗成立咖啡屋对于精神科的医护人员都是陌生而崭新的想像,他们无条件支持这个计画,美川带着忐忑而又因接受挑战而雀跃不已的心,走向她梦寐以求的职场。她用心参与着咖啡屋的前置作业,如何装订柜台、橱柜,布置出一个理想中应该有的咖啡屋样貌。接着便开始寻找适当的人选来咖啡屋进行工作训练。医护人员徵选病友里病情

当思觉失调患者成为咖啡店员,首先得找到「时间」

在市疗成立咖啡屋对于精神科的医护人员都是陌生而崭新的想像,他们无条件支持这个计画,美川带着忐忑而又因接受挑战而雀跃不已的心,走向她梦寐以求的职场。

她用心参与着咖啡屋的前置作业,如何装订柜台、橱柜,布置出一个理想中应该有的咖啡屋样貌。接着便开始寻找适当的人选来咖啡屋进行工作训练。医护人员徵选病友里病情相对稳定的人来加入工作,挑挑选选讨论着,第一批的人选名单终于定下,一切看起来都是这幺顺理成章,没想到第一天上工就开始长路艰难。

当这些仓促上路的病友集合在「有何不可」咖啡屋前时,一切原型通通毕露。病友认真、殷切地想要表现出自己的状态没有问题。然而他们过于认真的说话姿态、努力思索模仿出来的「正常」样子、无法控制自如的音调与声量,无法讲究的「耐人寻味」穿搭,都暴露出他们与正常世界的「正规模样」有多幺遥远。

咖啡屋生意非常惨淡,对精神障碍朋友的陌生与想像中的恐惧,包围了每一位想接近咖啡屋又打退堂鼓的过路访客,他们或探头、或欲向前而又最终放弃的远离了咖啡屋。

有何不可呢?来我们这里买杯咖啡吧!病友们心里有种绝望的邀请,而每一个闪躲的眼神、过咖啡屋不入的脚步声,都成为病友重回社会之路更大的打击,「我们的确与别人不一样」,精障病友的内心迴荡着微弱的声响,既是确认又是拒绝。每一回确认都使他们更拒绝回到社会,咖啡屋要如何才能成为病友回到现实世界的大门呢?

面对这群仓促成行的「杂牌军」,美川心里有无限疼爱,然而身为现实生活中的指导,她不能将爱心完全流露脸上。如果她不能成为一位生活的指导者让这些精障病友学习如何回到生活,这些病友回去后无论在家还是在社会上便很可能会面临更无情的嫌恶、丢弃,这绝对是美川最不愿意看到的。大悲无情,她成为一位严格的训练师。

首先,她得教病友「时间」。失去现实感的徵兆是无法辨别时间,这些病友们有的因为长期吃重药而脑袋陷入混沌,有的在急性病房进进出出好多年,对他们而言,日升日落没有多大的差别,人生没有更多的想望,迷雾里的孩子,手上并没有太多筹码。然而来到「有何不可」,就代表他们必须努力走回现实,现实的路是有时间刻度的,如同生命有数算、日有昼夜,咖啡屋也有开门关门、日子也得上班下班,美川要带他们回到现实的轨迹里,病友们首先必须学会时间的刻度。

时间可以拿来做什幺用呢?当生命失去意义的时候,数十年如一日,病房内的人生、吃药吃到昏脑的人生,时间感是一样奢侈品,如同钻石、珠宝一般成为阶级代表,失去时间感的病友是失去徽章的化外之人,很难与现实世界沟通。于是他们的话语失去语序、他们的思考失去排列,他们对现实时间的感受也陷入紊乱。

「守时」就是进入时间秩序的入场券。每位病友都要会看时钟,学会将时间放在心上。美川在咖啡屋等着,日复一日地等待着,等着每一位她的员工或準时、或迟到的来上工,她有着天荒地老也绝不放弃的决心,让这些离群索居的孩子心里有了一份牵绊──「不能不来,因为翁老师会等,被责骂也会来,因为翁老师的责骂有对我们的期许,我们还是被期待的人!」

病友们有了自己的点名表,重新辨识出名字的意义,他们有了责任感与归属感,一份小小的工作,让他们唤回了生命的时间表。他们正在努力找回蒲岛太郎的盒子,在自己尚未老死前,努力成为回到社会的人。

时间感,成为他们回到社会的第一把钥匙。病友们回到现实时空之路,还在前行着……

信任成为良药。透过咖啡屋的工作训练与日常关怀,美川与病友间的信任,也一天天巩固下来。

她秉持清楚、直接的原则,与病友进行明确、不拐弯抹角的对话。

「病识感」是她与病友沟通的重要默契。

她总是这样告诉病友:我们都不要害怕面对我们有病这件事,这不是可怕的疾病,这是一种慢性病,只要遵守医生的诊断,好好吃药,就可以渐渐回复健康。吃药不舒服就跟医生反应,病情如果好转,在医生的专业下就可以慢慢减药,但是绝对不可以在不经过谘询医生的情况下断然停药。

精神治疗领域存在许多论辩,吃药是否是最佳的治疗方式,或许心理谘商领域的心理师会有另一番看法。

然而对于深受幻听、妄想等幻觉所苦,甚至出现种种幻视病情的病友来说,因为用药所带来的污名化眼光而延误正规管道就医的个案比比皆是。在发病初期因为延误就医、没有适度服药,往往导致后来更深的脑部损伤与病症发作,也使病情更加难以控制,如何提醒病友一定要好好吃药,成了美川工作的重要原则。

绝对不迴避讨论吃药,药很正常,就像高血压也需要吃药一样,如果现在的病情需要用药控制,就一定要记得按时吃药。

美川细心聆听每一位病友生活中大大小小的事,将病友心中难以启齿的「吃药」渐渐去汙名化,当病友们可以自在地说着:「我今嘛欲去吃药了。(台语)」

美川也会非常同理地回答:「好,你紧去吃。(台语)」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