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店群落:重庆南路书街
时间:2020-06-16 出处:P泰生活
书中没有黄金屋,书中没有颜如玉,书中只有一条幽径,通向未知的、神祕的、趣味藏无尽的世界。我不知道是否开卷有益,只知道开卷有趣,十分有趣啊。若问我,重庆南路书街没落,有快要消失之虑,我的感觉。会不会怀念?会;会不会期盼风华再现?会;若就此消沈?会不会难过?答案是不会;期待政府出手相救?不。怀旧不等于守

书店群落:重庆南路书街

书中没有黄金屋,书中没有颜如玉,书中只有一条幽径,通向未知的、神祕的、趣味藏无尽的世界。我不知道是否开卷有益,只知道开卷有趣,十分有趣啊。

若问我,重庆南路书街没落,有快要消失之虑,我的感觉。会不会怀念?会;会不会期盼风华再现?会;若就此消沈?会不会难过?答案是不会;期待政府出手相救?不。

怀旧不等于守旧。与对待过去任何风光事物一样,会怀念,会发思古幽情,但没有重温旧梦的意思。重庆南路书街如此,随环境变动而走入历史的旧时光,都是相见不如怀念。

有些朋友怀念以前一条书街逛到底的过瘾感,有些人从书店消失,书街倾颓,而联想而忧心到阅读风气之衰微。我不会为此怀忧丧志,反而认为,把书店数量、书街规模的缩减与不阅读直接画上等号,太简单也太草率了。这只是消费模式的转移,只是商业(买书)区域的转移。也许国人的阅读能力降低了,买书习惯变差了,但不是单纯从书街不成街来判定的。

我会怀念重庆南路栉比鳞次的书店,毕竟那是我青春岁月中看见书的地方。除了国际书舍办书展,平日买书,也在这里。

书店有光,出门逛街,自然往书店去,像飞蛾扑火,蚊子撞上补蚊灯。有段时期,赋闲在家,小女诞生,有时涌起书店的乡愁,便趁婴孩熟睡,推着娃娃车,从小南门的家,循延平南路,往重庆南路走去。依距离最近抵达的是金桥书局,红砖建筑,典雅华贵,出版人周浩正口中最有气质的书店。那时候的金桥,一楼就只卖书,不是贝果店。往往我进书店不久,一本书都没翻阅,婴儿醒来,快要哭了,只得匆匆离开,但是感觉到书的感觉了,闻到书的味道,就够了。

因为这个缘分,金桥成为我印象深刻、情感特别的书店。

金桥书局于我是特殊时空下产生的特殊关係。当我脱身独自逛书店,金桥书种不多,非我首选,就去得少了。同为东华书局集团开设,以麵包驰名的马可孛罗,也是一样。二楼餐厅虽闢有书区,毕竟点缀。惠我最多,最专业的当属三民书局。

我把三民书局当图书馆看待。据说日本历史小说家司马辽太郎写作一书之前会把神保町旧书店横扫一遍。台湾郭泰,资料融会资料,写作主题驳杂,应该也会这一套功夫。我受启发,有样学样,但不是去旧书店,而是分类较清楚,书种齐全的三民书局。这家书店不讲温馨浪漫,实实在在,书就是书。最值得称道的是,店员受过训练,素养佳,问书,脑子如电脑,指出某楼某柜,大致无误。

三民书局不仅卖书,也出书,跨足出版。发行的书,书种庞杂,彷彿难产的书都可以在三民出版部门诞生。不论三民文库或东大丛书,摆在一楼,平常书店不大见到,无法想像万一门市歇业,这些自家出版品何去何从?

类似的情形也见于商务印书馆。人人文库和种种口袋书,琳瑯满目。这幺一家老字号,说走就走,如今已是旅馆。或许书和人一样,来来往往,有生有死,书人留连过了,就换成旅人进驻。



上一篇: 下一篇: